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島田莊司欣賞的華語推理小說家,探討都市人的迷惘與焦躁

曾夢龍2019-09-23 14:10:32

2019年双色球开奖历史 www.jvagzt.com.cn 當之無愧的二十一世紀本格推理作家,具備了未來無可限量的才華?!禾鎰?,日本推理小說家

《網內人》

內容簡介

14 歲的女中學生曲雅雯死了,她從二十二樓墜下,警察說是自殺,但她的姐姐阿怡知道,小雯是被“殺死”的。畢竟她在去世前,才因為一起性騷擾案遭到網絡霸凌,姓名、學校都被公開,一個網名“kidkit727”的網民以騷擾犯外甥的名義對她發動攻擊,聲稱她是誣告。小雯每天忍受著網友不 堪的辱罵和陌生人惡毒的眼光。

為找出背后攻擊小雯致使她自殺的始作俑者,阿怡找上了神秘的無牌偵探阿涅,阿涅繭居在破落的舊大樓里,生活邋遢、性情乖戾,卻擁有超凡的黑客技術。他很快縮小了調查范圍,推斷幕后黑手就隱藏在小雯身邊,小雯的死會是校園霸凌的惡性后果嗎?

但隨著真相一層層剝開,阿怡心底那個“妹妹”的形象卻漸漸模糊。不知不覺中,她陷入親情與謊言的迷障里無法抽身,而罪與罰的天平也開始傾斜,急速倒向難以意料的結局。

作者簡介

陳浩基,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 2008 年以童話推理作品《杰克魔豆殺人事件》入圍第六屆“臺灣推理作家協會征文獎”決選, 2009 年又以續作《藍胡子的密室》及犯罪推理作品《窺伺藍色的藍》同時入圍第七屆“臺灣推理作家協會征文獎”決選,并以《藍胡子的密室》贏得首獎。 2011 年作品《遺忘?刑警》榮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長篇力作《13?67》獲得 2015 年“臺北國際書展大獎”、誠品書店“閱讀職人大賞”、“第一屆香港文學季推薦獎”,售出美、英、法、加、意、荷、韓等十多國版權,日文版獲 2018 年“周刊文春推理小說海外部門 BEST 10”與“本格推理小說 BEST 10”第一名,前者是排名榜設立四十余年來首次有亞洲作家入選,電影版權由王家衛取得。

另著有科技推理小說《S.T.E.P.》(合著)、科幻作品《暗黑密使》(合著),異色小說《幸存者》《氣球人》《魔蟲人間》,奇幻輕小說《大魔法搜查線》,恐怖小說《山羊獰笑的剎那》等。

書籍摘錄

2014 年 11 月 7 號下午 6 點多,阿怡接到意外的電話后,憂心忡忡地趕到九龍城警署。警員領她走進刑事調查隊的辦公室,身穿校服的小雯正由一名女警陪伴著,坐在房間角落的一張長椅上。阿怡甫看到小雯,立即趨前抱住妹妹,可是小雯沒有回應,只是茫然地任由阿怡緊緊地擁著自己。?

“小雯—”

阿怡放開妹妹,正想發問,小雯卻像是終于回過神來,反過來抱住姐姐,將臉孔埋在對方胸口,淚如雨下。她哭了近十分鐘,情緒漸漸平復,身旁的女警便對她說:“妹妹,你不用害怕,你姐姐也在這兒了,你就將事發經過告訴我們吧?!?/p>

阿怡從小雯眼中看出她還有一絲猶豫,于是緊緊握著妹妹的手,暗暗鼓勵。小雯望向女警,再瞧瞧桌上填上了自己名字和年齡等資料的口供紙,呼出一口氣,小聲地、斷斷續續地說出一個多小時前的事。

小雯在油麻地窩打老道的以諾中學就讀。以諾中學鄰近九龍華仁書院、真光女書院、基督教信義會信義中學等等,位于油麻地學校區,雖然學生成績不及華仁或真光等名校,但也算是區內熱門的教會學校,加上校方提倡利用網路、平板電腦等“科技噱頭”協助學習,在學界小有名氣。小雯每天上學,必須先搭一程專線小巴從樂華邨到觀塘地鐵站,再乘半個鐘頭的地鐵到油麻地站,下課就反過來搭地鐵到觀塘站轉乘小巴。雖然以諾中學下課時間是 4 點鐘,但小雯有時會在課后留在學校圖書館做家課,所以在 11 月 7 號這天,她比平時晚了一點回家, 5 點左右才離開學校。

從 9 月開始,因為有香港市民反對政府提出的選舉改革方案,發起示威抗議,而當政府動用防暴警察管制民眾后更令形勢一發不可收拾,大量不滿的市民涌上街頭,占領堵塞金鐘、旺角和銅鑼灣的主要馬路,癱瘓部分地區交通。由于路面的公共交通工具改道及停駛,市民紛紛改乘地鐵,于是地鐵乘客暴增,尤其在上下班的繁忙時間,月臺上塞滿等了兩三班車仍未能乘搭的市民,車廂里更擠得令人透不過氣,別說好好抓住扶手吊環,大部分人連轉身也做不到。乘客只能背靠背、胸貼胸、踮起腳跟站立,隨著列車加速減速向前或向后挨過去—不過因為太擠,倒不用擔心跌倒,車廂里連讓人倒下的空間都沒有。

小雯在油麻地站上車后,只能站在第四卡車廂盡頭的位置,緊貼著左邊車門。觀塘線列車只有旺角站和太子站在左面上下車,往后的車站乘客都是使用右邊車門,所以列車經過太子站后,小雯便等于站在車廂一個死角。她一直習慣站在這個位置,因為她要到觀塘站才下車,待在這角落便不用每個站移動身子讓位給乘客進出車廂

那么麻煩。

根據小雯憶述,她是在列車剛離開太子站時察覺異樣的。

“我……我覺得有人摸了我一下……”

“摸了你哪一個部位?”女警問。

“屁……屁股?!?/p>

小雯結結巴巴地說明,她當時抱著書包,面向車廂外,不知道背后站著什么人,但她覺得有人用手摸了她屁股一下。她回頭瞄了瞄,卻沒看到特別的人,只是一張張平凡的面孔。除了幾個跟同伴聊天的外國人、一個站著打瞌睡的矮胖上班族和一個大聲講電話的鬈發大媽外,其他人都低頭自顧自滑手機。即使車廂中擠得要命,人們還是不愿意放過片刻使用手機上社交網站、聊天、看影片或玩游戲的機會。

“我、我一開始想我可能誤會了……”小雯以蚊子般的聲音說,“車廂很擠,或者是有人想從口袋掏手機,不小心碰到我……可是隔了一陣子,我發覺……嗚……”

“那人在摸你屁股嗎?”阿怡問。

小雯緊張地點點頭。

在女警的追問下,小雯漲紅著臉,描述她被猥褻的過程。她感到那只手正緩緩地搓揉著她的右邊臀部,于是緊張地伸手護著后方,但因為車廂太擠,她擋不住那只手。她無法轉身,只能扭過脖子用眼神警告色狼,可是她轉過頭,卻不曉得犯人是背貼著她的西裝男,還是旁邊一個禿頭的老翁,抑或是站在她視線死角的某人。

“你沒有呼救?”阿怡問道,可是話剛離開嘴巴她便后悔。這句話太有責怪的味道。

小雯搖搖頭。

“我……我怕惹麻煩……”

阿怡不是不能理解。她也曾在地鐵上目睹色狼侵犯其他女生的案件,可是女生呼救、抓住色狼后,旁人反而以鄙夷的目光端量那位受害者,而犯人更大聲嘲諷道:“你以為自己是什么偶像明星?我犯得著摸你的奶子?”

小雯停頓了數分鐘,像是整頓心情后,再緩緩說出案情,女警便將她的話記錄在口供紙上。小雯說她陷入混亂期間,那只手的觸感突然消失,正當她松一口氣,以為對方收手時,那只手竟然掀起她的校服裙,直接摸她的大腿。她感到一陣惡心,就像被蟑螂蟲子爬上身子,可是這時她動彈不得,只能焦躁地期望那只手不會往上爬。

當然她的愿望落空了。

那色狼直接摸上小雯的屁股,手指勾著內褲邊緣,指頭朝私處緩緩移動。小雯害怕得不敢作聲,只能不斷用手壓下裙擺,嘗試擋住侵襲。

“我、我不知道他摸了多久……我只在心里不斷祈求他快停手……”

小雯邊說邊發抖,阿怡卻只感到心痛。

“……然后,就是阿姨救了我?!?/p>

“阿姨?”阿怡問。

“有幾位熱心的市民逮住色狼了?!迸虬⑩?。

就在列車快到九龍塘站的時候,一位大嗓門的大媽突然在車廂中朝著小雯身后大喝了一聲。

—你!你在干什么!

喊話的人正是小雯之前提過那位大聲講電話的大媽。

“……當阿姨大嚷時,那只手便霎時抽走了……”小雯戰戰兢兢地說。

事實上,當大媽高聲呼喝后,車廂里陷入一片混亂。

“我說你!你剛才在做什么?”

大媽沖著小雯右后方一個高大的男人喊道,兩人相隔兩三個乘客。那男人年約四十,膚色蠟黃,臉上顴骨凸出,鼻子扁嘴唇薄,眼神有點猥瑣。他身穿一件不太光鮮的藍色襯衫,跟皮膚的顏色形成強烈對比。

“你叫我?”

“就是你!我問你剛才你在做什么?”

“我做了什么?”

男人神色有點緊張。就在他答話同時,列車駛進九龍塘站月臺,車子停定后,右邊車門緩緩打開。

“我問你,你這色狼剛才是不是在摸這位妹妹!”大媽向小雯瞄了一眼。

“你神經病?!蹦腥慫σ凰ν?,想隨著下車的乘客們離開車廂。

“你別跑!”大媽擺出一副毫不退讓的姿態,趁著乘客移動騰出空間,往前逼近,一手抓住男人的手臂,“妹妹,你說,剛才是不是有人摸你屁股?”

小雯咬著下唇,眼神游移著,不知道該不該說實話。

“妹妹,你別怕,大姐我當證人!你說出來就好!”

小雯慌張地點點頭。

“你們都是神經??!別阻我下車!”男人喊道。其他乘客一一注視著他們,甚至有人按下了求助按鈕,通知車長車上出了狀況。

“我親眼看到的!你別抵賴!跟我們一起上警局!”

“我、我不過是不小心碰到她罷了!她這種貨色,誰會特意摸她屁股??!你再抓住我,我告你非法禁錮!”男人一手推開大媽,想往車廂外逃跑??墑撬渙系矯排鑰慈饒值娜褐謚杏幸桓霰胄未蠛?,他一轉身便被抓住。

“先生,無論你有沒有做過,還是先到警局較好?!貝┪扌?T 恤的大漢語帶威嚴地說。

在這片混亂中,小雯靠在車廂角落,被其他乘客以不同的目光注視著—有的是出于同情、有的是出于八卦、有的更是出于獵奇。尤其一些男乘客的視線令她感到不舒服,就像被問“你剛才被摸了嗎?”“感覺如何?”“覺得羞恥嗎?”之類的話。她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開始啜泣。

“妹妹你別哭,有大姐我替你出頭……”大嗓門的大媽仍在說著。

大嗓門大媽、彪形大漢和另一位見義勇為的白領女性都到了警署做筆錄。根據大媽的說法,車廂里所有乘客都忙于滑手機,就只有她察覺小雯神色有異,在石硤尾站乘客上下車時,從人群之間瞥見小雯的校服裙被掀起,屁股正被人抓住。她想該不該沉默,等到列車駛進九龍塘站才來個抓賊拿贓,上前逮住犯人,但看到小雯驚惶的表情,于是提早喝止色狼。事實上,有幾個乘客在大媽喊話后用手機拍攝影片,將車廂中的沖突完整地記錄下來—在“人手一機”的今天,鏡頭無處不在,只要在人群中發生丁點不尋常事,都會有人留下影像記錄。

被捕的男人叫邵德平,四十三歲,是黃大仙下邨一間文具店的店東。他在警署否認指控,不斷強調他只是不小心碰到小雯,對方是因為在油麻地站跟自己有過紛爭,含恨在心誣蔑自己。依他的說法,

小雯曾光顧車站的便利店,付賬時花了很長時間,害不少顧客排隊等候,邵德平當時排在小雯后方,出言責罵了幾句,小雯不甘示弱還擊,后來在車上重遇,對方便虛報猥褻陷害。

警方從便利店店員口中得知二人之間的齟齬屬實,店員記得邵德平當時很火大,小雯離開后他還向店員抱怨“今天的年輕人通通是‘廢青’,一味搞亂香港,無事生非”,但卻無法證明小雯對邵德平懷恨而誣告對方。相反,邵德平的舉動正好顯示他是犯人—他在警員到場前企圖下車離開現場,態度惡劣,而且他根本不該在九龍塘站下車,他的家和店子都在黃大仙。根據調查,邵德平當天下午約了朋友在油麻地見面,分手后他該回到店子接替妻子顧店,他完全沒理由提前兩個站下車。

“妹妹,你看看這份口供有沒有錯誤或你不同意的地方?!迸事擠旁諦■┟媲?,“假如沒有問題的話,請你在這兒簽名作實?!?/p>

小雯提起原子筆,不安地在簽名欄寫上了名字。這是阿怡第一次看到警方的口供紙,簽名欄上方印著的證人聲明—“本人明白所作口供而明知其為虛假或不相信為真實者,本人有遭檢控刑事罪行之虞”—令她覺得好沉重,畢竟就連自己也鮮少在法律文件上簽字,而未成年的小雯卻要獨自承擔這種法治社會規條下的責任。

小雯在事件后再度變得寡言,而阿怡也不懂得如何安慰她,只能說“不用怕,姐姐替你出頭”“那混蛋會受法律制裁”之類的門面話。為了陪伴小雯,阿怡向上司請了兩天假,但由于半年前為了辦理母親后事,阿怡已把事假限額差不多全用光,所以她無法多待在妹妹身邊,只能每天下班后盡快回家。

隨著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媒體也有零星報道,以“少女A”作為小雯的代號。有記者爆料,指邵德平經營的文具店也有販賣一些書刊,包括一些以校服少女為主題的日本寫真集,同時又點出邵德平有攝影嗜好,經常跟其他“龍友”1約模特兒私拍,暗示他對未成年少女有特殊癖好。當然這類型的風化案只占報紙的一小角,關心的讀者也屈指可數,畢竟這種案件幾乎每天發生,而且報章雜志仍以鋪天蓋地的篇幅集中報道占領運動和相關的政治新聞。

2 月 9 日審訊正式開始,邵德平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違反香港法例第 200 章《刑事罪行條例》第 122(1)條。被告否認控罪,辯方律師更以媒體“大幅披露負面消息”有機會導致審訊不公,申請永久終止聆訊,不過被法官駁回。法官安排案件在 2 月底續審,而阿怡獲檢察官告知小雯需要上庭,但檢方可以安排視像作供,或是在法庭上設置屏障遮蔽。對此阿怡更是擔憂,在法庭上,小雯必須獨自接受盤問,而辯方律師一定會毫不留情地問及案發細節及個人隱私。

不過阿怡的擔心是多余的。

在 2 月 26 號的審訊開始時,被告邵德平忽然改口認罪,所有證人無須作供,只等待法官閱覽被告的精神報告及相關資料后量刑宣判。 3 月 16 號法官宣判,參考過往案例被告該入獄三個月,但由于邵德平認罪及表示后悔,刑期減去三分之一,只判入獄兩個月,即時執行。

阿怡以為,一切都事過境遷,接下來小雯會忘掉傷痛,慢慢回復。只是她沒想到,逼使妹妹走上絕路的噩夢,會在邵德平入獄一個月后才展開。


題圖為網劇《白夜追兇》劇照,來自:豆瓣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