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商業

奧地利經濟學派代表人物羅斯巴德,如何捍衛人類的自由?

曾夢龍2019-05-24 19:02:26

2019年双色球开奖历史 www.jvagzt.com.cn 即便你從未聽說過羅斯巴德,也會被他的生平、思想和精神所吸引……這本被忽視的著作再現了二戰以后的思想歷程,同時講述了羅斯巴德的貢獻。作者親歷了羅斯巴德 20 世紀 70 年代以來的思想演變,讀者閱讀本書時,仿佛置身于當時激動人心的辯論現場?!A幀ぢ蘅宋ざ?/p>

作者簡介:

賈斯廷·雷蒙多(Justin Raimondo), 1951 年生,美國作家、記者,自由意志主義研究中心、蘭道夫·伯恩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美國保守派》特約編輯、反戰網(Antiwar.com)編輯部主任。早年研究安·蘭德的客觀主義哲學, 1973 年加入美國自由意志黨,與羅斯巴德長期共事,深受其影響。

主要著作有《復興美國右派:保守主義運動遺失的遺產》《科林·鮑威爾和權力精英》《走進波黑困境:美國干預巴爾干地區事件》《恐怖的秘辛:“9·11”事件與以色列的關聯》等。

書籍摘錄:

引言

用一句話、一本書概括一個普通人的生平與工作并不容易,即使一部傳記相當詳盡,也無法完整把握一個稀松平常的人物的復雜性。那么,我們又該如何總結寫了 28 本書、上千篇論文的羅斯巴德的生平與工作呢?更何況,他的一整套理論構建了一個龐大的思想體系,不僅囊括經濟學、政治經濟學,還涉及哲學、倫理學、歷史學和包羅萬象的社會思想。

人類錯綜復雜、神秘多樣,其個性和動機被層層包裹起來,以至于我們很難看清其實質。這是傳記作家所面對的問題。不過,有極少數人終生秉承一種風格,有著內在一致且看似與生俱來的精神品質,讓他從一開始就迥異于人,而有著清晰的目的感。這種風格是創新頭腦的標志,是一切領域的思想家、藝術家、理論家、改革家的標志,他們不是片面地反抗現有秩序,而是同時提出自己對理想秩序的看法。簡而言之,他們體現了阿克頓勛爵筆下古典自由主義者富有活力的精神:“展望應然,忽略實然?!?/p>

如果要找一句格言概括羅斯巴德的心境,那么阿克頓勛爵這句話便是了。這種年輕的精神是我們理解他的人格和觀念發展的關鍵所在。這是他的生平和工作的主旋律,蘊藏在他的風格和他的思想方法中,也在他最有影響力的政治論文《左與右:自由的前景》結尾處點明了。他大段引用了 19 世紀與 20 世紀之交的偉大記者、美國自由主義的良心蘭道夫·伯恩(Randolph Bourne)的話作為結論:

年輕人無休無止地質疑一切老而確定的東西——為什么?這樣做有什么好處?當他們聽到辯護者含糊其詞的答復,他們會用自己的血肉和理性精神來檢討這些制度和觀念,發現它們是愚蠢的、空洞的、有害的,然后出于本能將它們推翻。


新鮮、純凈的理性探究精神,根據新證據反復檢驗舊觀念、挑戰最根本的假設的精神,即是羅斯巴德本人的方法,而這個方法也總能產生有爭議的結果。他敢問不可問的問題:國家——有什么用呢?他的回答:毫無用處。

“年輕人就好比酵母,讓所有質疑和檢驗的態度在世界中發酵?!輩饜吹??!胺⒔汀鼻∪縉浞值孛枋雋寺匏拱偷露孕亂淮雜稍碩撓跋?,多年來這場運動都處在表面之下,幾乎是由羅斯巴德獨力產生的一種地下熱能?!耙悄昵崛瞬輝僬衣櫸?,”伯恩繼續寫道,“要是他們對煩冗的詭辯和注釋不再厭惡,要是他們不再堅持事物的本然面目,社會就會直接走向腐朽、死亡?!?/p>

羅斯巴德的思想奧德賽的歷程——從老右派到新左派再回到老右派——正是這種“找麻煩”的活動。用“找麻煩”來形容羅斯巴德的活動再貼切不過了,他不僅找各類國家主義者的麻煩,甚至他最親密的盟友也未能幸免。撇開這些關系波動中的個人恩怨不談,羅斯巴德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在不斷根據經驗檢驗自己從邏輯中推演出來的理論,不斷磨礪和完善自由的理論,隨著局勢推移而改變戰術。羅斯巴德是那種罕見的人,集理論家與思想企業家于一身。他在 20 世紀 70 年代中期為推崇自由意志主義的加圖研究所內部圈子寫過一個書籍篇幅的備忘錄(所以從未出版),其中講述了“企業家式的戰術靈活性”的重要性,指出了他所說的“思想企業家”的關鍵角色?!罷蛭笠導揖窆楦岬資且幻乓帳醵巧嵊蔡拙涂梢匝Щ岬目蒲?,所以意識形態戰術,即在正確的時機發現正確的路線,也是一種企業家藝術。而在這個領域,有的人會比其他人更為擅長?!甭匏拱偷略謔指濉蹲呦蜃雜梢庵局饕逕緇岜淝ɡ礪邸罰ā癟oward a Theory of Libertarian Social Change”)中寫道?!奧返攣!し搿っ茲茍床斕絞被鹽帳瞧笠導揖竦氖抵省?,這種精神不僅適用于經濟領域,也適用于意識形態領域。

羅斯巴德身后的傳記作家有豐富的材料可以利用,他不僅就廣泛多樣的主題寫過論著,還留下了大量的通信。要是打算追蹤他的思想發展軌跡(尤其是政治思想),還有額外的寶庫可以動用,也就是《左與右》《自由意志主義論壇》以及《羅斯巴德-羅克韋爾報告》等報刊中羅斯巴德的著述。只要見過他在報紙雜志上的高產程度,就不難確信他曾經多么成功地將思想企業家的原理付諸實踐。在各個關鍵的時刻,在國家權力的思想爪牙難以駕馭群眾、體系出現裂縫的時刻,我們總能見到羅斯巴德的分析,看到他在策劃如何擴大自由意志主義思想的影響。隨著保守主義運動日益面臨來自“新右派”的攻擊(包括其鼓吹者小威廉·F.巴克利[William F.Buckley Jr.]及前托派理論家詹姆斯·伯恩哈姆[James Burnham],他們無不對自己的帝國主義信條直言不諱),羅斯巴德捍衛了保守主義運動的遺產,這些遺產曾經令像約翰·T.弗林(John T.Flynn)、加雷·加勒特(Garet Garrett)和羅伯特·麥考密克上校(Colonel Robert McCormick)這些反對羅斯福新政和參戰的老右派“孤立主義者”感到無比光榮。羅斯巴德創辦《左與右》這份刊登自由意志主義觀點和分析評論的季刊的時候,正值美國深陷越南戰爭的泥淖,無法取勝又道義盡失,也正當 20 世紀 60 年代第一波學生反叛運動席卷全國大學校園。對于年輕人的不滿浪潮,他沒有主動迎合他們的偏見,而是小心翼翼、繪聲繪色地解釋了他們的憤怒是從哪里來的——來源于集權化的國家安全機器的暴政,它滲透到了大學,慢慢將大學攬入懷中。早在新左派不復流行以前,羅斯巴德就將目光轉向了鞏固20世紀60年代的戰果,將其轉化為一場目標一致、學理獨立的運動,而且要有自己的組織和建制。隨著冷戰結束,米塞斯和奧地利學派的預言(即計劃經濟必然崩潰)成真,羅斯巴德又作了一個轉向——在某種意義上,是回歸他青年時代的老右派。

帶著伯恩筆下那種年輕人的不耐煩,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闖勁,羅斯巴德不斷挑戰常規思維,而不論這屬于誰的地盤。他最愛的莫過于將骷髏從最深、最暗的櫥柜里揪出,用新的事實和新的看待權力的視角來修正官方版本的歷史。他尤為懊惱的是發現20世紀兩場世界大戰被各種謊言所包裹。戰爭是國家強制力所崇拜的神明,而反戰恰恰是羅斯巴德哲學的核心,一直處在其意識形態-政治議題的首位。作為世界大戰修正史觀大師哈里·埃爾默·巴恩斯(Harry Elmer Barnes)的支持者,他為慶祝巴恩斯教授榮休的紀念文集供稿,文中指出“總的來說,知識分子可以扮演也一直在歷史中扮演兩種相互排斥的角色:或是獨立的真理尋求者,或是宮廷的寵兒”?!壩美費Ъ搖筆前投魎乖斕拇視?,而羅斯巴德將這個概念擴大為“御用文人”,他們粉飾國家及其代理人的掠奪、壓迫和兇殺行為,“從而換得財富、權力與聲望”,即討好“國家及其同盟的當權派”。

要說有誰是御用文人的對立面,那個人非默里·牛頓·羅斯巴德莫屬。他撰寫的兩卷本權威巨著《經濟學思想史》讓人不禁要問:他怎能如此博學?畢竟,他只是在一所對經濟學不感興趣的工科院校做了 35 年教師。但看似不起眼的工作并不妨礙他成為名副其實的多面手和產出豐厚、文筆非凡的作家。不過,他從學術和寫作中取得的收入依然讓日子有些捉襟見肘。

伯恩還講到了一點,能讓人強烈地回想起羅斯巴德的心理:“我們的長輩,對現狀總是十分樂觀,對未來十分悲觀;年輕人則對現狀悲觀,對未來充滿希望。正是這份希望在撬動進步——也許可以說它是進步的唯一杠桿?!本」艿詼智樾魅非械乇澩锪寺匏拱偷碌目捶?,但是伯恩指出這種樂觀主義“可能覆蓋很大的范圍”。盡管羅斯巴德顯然相信 18 世紀自由主義革命是不可逆轉的,但他在《左與右》這篇論文中警告讀者,既然人生來具備自由意志,那么,簡單地站在真理和正確的一邊,或者是等著國家主義?;盜俚轎頤峭飛鮮遣還壞?。我們還必須完全揭露國家作為致命的寄生蟲的一面,而這就需要有正確的領導——敏銳地把握時機的思想企業家。他在思想上由衷地忠于自由意志主義原則,最重要的是,他還有一項更罕見的品質,也就是羅斯巴德所說的“對正義的熱情”。

在為加圖研究所領導層寫的一份從未出版的戰略備忘錄中,羅斯巴德直抒胸臆,也發泄了他對自由意志主義運動的不滿。在這份備忘錄中,羅斯巴德強調將自由的勝利作為目標是重中之重?!罷飪此撇謊宰悅?,”他寫道,又長嘆一聲表達了自己憤怒的疑惑,“如果勝利不是最終目標,為什么還要費力氣加入一個目標永遠實現不了的運動呢?”此外他還注意到,有的人“更多是把自由意志理想當成是智力游戲”,有的人則被“深刻的悲觀主義”所感染,本就認為運動不可能勝利?!爸揮心切┦?對正義的熱情)的激發和塑造而形成了自由意志主義的人,才有可能將自由的勝利當作自己的首要目標。他們意識到國家主義是非正義的,他們渴望盡快消除這種刺眼的非正義?!?/p>

正是這種熱情鼓舞著羅斯巴德。這不只是一個抽象概念,還是一個他深切感受到的個人信條。他的熱情也鼓舞了很多人,尤其是年輕人。每逢研討班和會議,這些年輕人就圍在他身旁,熱切地從羅斯巴德那里吸取源源不斷的知識。一位 20 歲、身材瘦長的學生曾有幸在早上 4 點 30 分聽 20 世紀最偉大的思想家之一講解奧地利學派商業周期理論,而有好幾次人們都不得不將羅斯巴德從兩人熱烈的交談中拽出來。在學術會議和政治大會上,羅斯巴德總是最后一個退場,之后還在酒店、酒吧主持討論,然后深夜出去尋找尚在營業的館子,繼續討論到黎明。

年輕人很受羅斯巴德的吸引,羅斯巴德也樂于接待年輕人,慷慨接待的同時他也能保持高質量的文字產出。他之所以有這樣的吸引力,首先是因為他非常熱情。他不僅對正義有熱情,也對談笑、美食和好時光有熱情。他那與眾不同、中氣十足的笑聲極具穿透力,他那么受年輕人歡迎,很重要的一點在于他就是年輕人中的一員。就如阿克頓勛爵一樣,羅斯巴德越老越激進,再加上倔強的中產階級品味和生活作風,這位老派人物在年輕人中魅力非凡。年輕人最好的品質都能在他那里找到共鳴:年輕人的理想主義,無所畏懼,覺得生活有無限可能。羅斯巴德懂得伯恩所兜售的那種“生活的秘密”,也就是——

這美好的青年精神永不褪色??衤業那嗄曄貝?,剩下的應該是這美好的沉淀物——一種理智、強大、進取的精神,敢作敢為。它必定是一種靈活而不斷生長的精神,善于接納新觀念,又對經驗有敏銳的洞察力。人對于世事保持熱切而真誠的反應,也就發現了永遠年輕的秘訣,而永遠年輕即是得救。


羅斯巴德這里引用伯恩的這段話,顯然意味著這是他心目中自由意志主義者理想形象。事后來看,羅斯巴德甚至還超越了自己的理想。

羅斯巴德的精神沒有隨著年齡增長而黯淡,反而燃燒得更為猛烈。在他生命的最后 10 年,蘇聯這只一直以來將陰影投向美國政壇的巨型怪獸應聲而倒,讓所有專家大跌眼鏡。隨后,美國爆發了今天稱為“反政府”民粹主義的浪潮,并在 1994 年共和黨革命時達到了高潮。這波浪潮導致右派重組,巴克利派的全球干預主義失寵,給了羅斯巴德機會去做(我認為)他一直惦記的事:歸根老右派。已過耳順之年的羅斯巴德與很多支持者決裂,改變了戰略路線,轉入新的社會和政治環境。羅斯巴德忠于原則,但不囿于教條,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天,他都熱切地對世事做出反應。

在這個庸人無不在抱怨缺少“榜樣”(role models)的時代,這個詞本身也顯得十分可憎了。但就其本意來說,它還是有價值的。對于茁壯成長的新生代個人主義者來說,羅斯巴德完全算得上是老派意義上的“榜樣”。他的生平故事不僅激動人心,也很有教育意義——這也是我寫作本書最明顯的意圖。

這里我有必要坦承自己的偏見:我與羅斯巴德以多種形式共事多年,共同參與并致力于自由意志主義運動。我們在 1978 年相識,除了有一個間斷期我們幾乎沒有私人聯系,此后大部分時間里我們一直都是好友與政治盟友。雖然時常有分歧,但我們合作密切、協調一致,所以我完全算是羅斯巴德主義者,至今仍是如此。不過,就如伯恩筆下典型的年輕人,亦如羅斯巴德的個性,我也厭惡“注釋”,所以我也不會對我的主題做注釋。以下描述可以展現羅斯巴德的光彩與古怪:樂觀,但偶爾絕望;英雄主義,但經常有堂吉訶德的影子。我無意寫一部面面俱到的傳記,雖然就傳主而言,這完全有必要;我的意圖既非評價羅斯巴德的思想(這個任務我難以勝任),也非編織他的生平事件,并在那樣一部傳記的第三卷結尾處歸納出一種模式。相反,我希望在這樣一部比人物生平素描更詳盡些的書中,捕捉到羅斯巴德的神髓。這不僅包括他的觀念,還有他的個性和歷史意義。那些不了解這個人及其作品的讀者,可以把本書看作是一個門路,用來探索現代思想史中最重要也最有趣的發展,即羅斯巴德的純粹自由體系(或范式)。

即使是最普通的人,他的一生也極為復雜,所以傳記寫作是一門難以駕馭的藝術。在重構主題和情境的時候,作家面對著過分充裕的材料。在建構敘述的時候,作家必須面對“取舍”這一難題。如果偏愛“取”,只會讓傳記長篇累牘沒有主旨,讓讀者感到乏味;過分地“舍”,則有為了故事的趣味而犧牲重要事實的危險,故事也就多少會浮于表面。

這種復雜性在羅斯巴德身上格外顯著。羅斯巴德有那么多的維度,不可能在一部常規的傳記中涵蓋所有維度而又不失深度。作家的本職是講一個故事,但羅斯巴德的傳記作家面對的問題是講哪個故事。

這里有奧地利學派理論家羅斯巴德的故事。羅斯巴德不僅整理和完善了米塞斯及其學派的純粹自由市場經濟學,還努力在美國為米塞斯學派建設灘頭堡——這幾乎是他獨力完成的。

這里有政治哲學家羅斯巴德的故事。雖然有人用正義和繁榮的名義為私有財產辯護,但是羅斯巴德最早發現了私有財產對于人類社會這一概念的中心地位。他證明,不僅自由與繁榮的國度離不開私有財產,而且私有財產原則必須一以貫之地運用到人類活動的一切領域。國家是最大的掠奪者,本質上是私有財產的主要侵犯者,因此——羅斯巴德總結道——也就是自由的主要敵人。

他得出這個結論,并不完全依靠坐在扶手椅上空想,而是有扎實的歷史研究為基礎——這是另一個故事:歷史學家羅斯巴德的故事。他的《經濟學思想史》自成一體,而那幾部講美國革命起源的書就足以奠定他一流史學家的地位。無論是美聯儲體系的歷史,還是關于胡佛經濟干預政策是新政源頭的研究,他都能看穿政府喉舌的宣傳,無畏地拆穿現代歷史觀念,即一部為我們的領導人歌功頌德的編年史。

但我們還要講一個故事,即政治和文化觀察家羅斯巴德。羅斯巴德是與米塞斯和哈耶克比肩的自由學者,但也介入日常的觀念之爭。他從 20 世紀 50 年代早期到臨終前留下了大量政治評論,為我們繪制了 40 年來挑戰左右兩派傳統權威的自由意志主義運動的上升路線圖。

他的政治記者和政論家的角色自然而然地結合,引出了另一個重要故事:作為一場意識形態運動的思想源泉的羅斯巴德。從全副武裝的老右派到新左派,參與加圖研究所和自由意志黨,冷戰后又重新接近右派——這個歷程清楚地反映出羅斯巴德的政治行動模式:戰爭和集體主義的敵人不論在哪個立場,只要他們聯合起來準備斗爭,羅斯巴德就站到那一邊。羅斯巴德是理想主義者,但不迷信烏托邦。他認為自己所構想的自由完全有可能實現,并且據此而行動,支持當下任何反對國家權力的民眾運動。他會隨著形勢而改變戰略視角,但他自始至終都恪守和踐行原則。

將所有的故事無縫銜接,為這個人及其思想描繪一幅肖像畫是有待羅斯巴德的傳記作者完成的任務,即使最有雄心的作者也會感到為難。但有兩個因素是讓人知難而上的關鍵所在:自負,以及對主題有莫大的興趣。就我而言,兩個因素都具備。

日后,學者會長期討論他對經濟思想和政治哲學的貢獻。羅斯巴德在思想史中的地位究竟如何?我把下定論的任務留給他們。由于篇幅有限,我在本書中更多的是按照自己的傾向,為他的一生作總體回顧。對我而言,他是學者和多產的作家,更是一個鮮活的人。我希望本書兼具啟發和說明的作用。

有人徜徉書海,為的就是尋找他還不知道的東西,也許就是有關人類自由的秘密與意義的一點小線索。他很有可能不理解自由為何缺乏,尤其是當每個人都表示熱愛自由的時候。如果他遇上了本書,從某種意義上講,求索已經告一段落了;而從另一個意義上講,求索又剛剛開始。新一代自由意志主義者可以從羅斯巴德身上收獲很多。如果這冊不算太厚的書能讓更多人了解他的社會思想和政治思想,那么它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題圖為羅斯巴德,來自:維基百科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